首页 密咒真言 经忏课颂 经典念诵 一心念佛 雪域梵音 凡歌咏法 和雅清音 专辑 简谱 视频 听佛 有声书 链接
【普寿寺梵呗】


普寿寺梵呗 mp3下载
1.大悲咒 9.普贤行愿品念诵
2.早课一 10.文殊菩萨十大愿念诵
3.早课二 11.八十八佛忏
4.晚课一 12.药师佛圣号念诵(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5.晚课二 13.大悲忏一
6.大众佛号 14.大悲忏二
7.地钟念佛 15.四月八仪式
8.普门品念诵  

【普寿寺
 
   五台山普寿寺,坐落于山西省五台山市台怀镇东庄村南端,创建於北宋,光绪三十四年(一九○八年)重建後,成为五台山十大黄庙之一。一九九一年由如瑞、妙音两位法师创办中国五台山尼众律学院。

   新建的普寿寺坐北面南,占地面积一万九千九百八十八平方米。寺内分为东西两院,东院偌大,前面为非常秀丽的汉白玉牌楼,下层为青砖砌筑,上层为木构建筑,单檐五脊顶,四出廊。山门正面额上嵌一书有「普寿寺」三字的石匾。西院一进四个小四合院,第一为天王殿院,正面为天王殿,三开间,单檐歇山顶。殿内正中置木龛,供石刻弥勒佛,背面供彩塑韦驮将军,两山间彩塑四大天王。天王殿两侧为钟鼓二楼。东西楼二十四间,东配楼为客堂,墙上挂著名人字画,其中有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书写的一副对联「恒顺众生究竟清凉普贤道,勤修梵行愿生安养寿僧祗」。

   第二院为讲堂院,正面讲堂五间,单檐卷棚顶,内置排排桌凳,是学僧听课的教室。东西配楼二十四间,为僧舍。东北角耳房为祖师堂,内挂通愿法师的法相,并供有通愿法师舍利塔,通过小镜可以看到五光十色的舍利。

   第三院为普光明殿院,正面为普光明殿,三开间,重檐歇山顶。内供木雕「西方三圣」,中为阿弥陀佛,右为观音菩萨,左为大势至菩萨。「西方三圣」面为供缅甸玉佛和带箭铜铸文殊像。东西配楼,计二十八间。

   第四院为五观堂院,正面为二层楼房,上下各七间。一层为五观堂,是僧人食斋的地方。门旁联∶「有戒德,知惭愧,斗金易化;不学修,无行持,滴水难消」。二层为法堂,内置一排排蒲团,是僧众坐禅念佛的地方。东西配楼,计有二十八间。

   普寿寺窗明几净,清静幽雅,学修并重,清规整肃,是中国佛教道风的典范,是培养尼众僧才的摇篮。

 
五台山普寿寺

五台山普寿寺,坐落於山西省五台山市台怀镇东庄村南端,位于台怀镇东北侧中心地带,于五峰怀抱之中,北倚北台顶(叶斗峰),南近大白塔,从菩萨顶俯观其形,状如莲花。山门朝南,左傍黛螺顶右临菩萨顶,俯视台怀镇,蔚为壮观。  
  
宋元佑年间,这里曾为大华严寺。一九九一年复建为普寿寺。其修学宗旨以华严为宗、戒律为行、净土为归。以培养德才兼备、解行并重、住持佛法、服务社会的僧才为办学目的。    

普寿寺的最高管理机构——寺委会。寺委会是寺院的最高领导机构,由七位上座师父组成,主持日常事务。普寿寺有四大部门——寺院根据学僧修学主要内容不同分为华严部、戒学部、律研部、净土部。普寿寺有六大护法部门——为护持四大修学部门精进用功办道,需要有一系列护持人员。目前根据护持人员的主要工作,分为后勤服务部、医疗护理部、安全防卫部、工程管理部、殿堂庄严部、对外联络部。    

一九九二年,普寿寺开始招収培训班,根据学生的学习需要,又相继开办了二年制的普通班、中级班和髙级班,至2005年止,总共办了2个髙级班,4个中级班,13个普通班,71个培训班,仅培训班结业人数1400多人。一九九三年建立了阅览室,请进了第一套大藏经。二OOO年,两层2751平方米的图书馆顺利竣工,现已拥有不同版本的藏经二十套,各类图书共十万余册。一九九二年,为了适应教学的需要,相继成立了录音室、计算机室,一九九七年,又将录像设备投入了教学。 
   
自1991年复建以来,普寿寺相继建起了讲堂、僧寮、教室、阅览室、斋堂、如意寮、温室等成套建筑;1998年开始建设新的院落,到2004年陆续建成了由华严部、净土部、律研部、后勤部、寺委会办公楼、新观堂围绕,以法堂为中心的修学楼群。2005年,又建成金刚部、教务部。2006年开始建设大雄宝殿(正在施工之中,2007年将完成)。  
  
普寿寺的建筑呈明清风格,以大体量建筑物与山势连接,表现出敦厚庄重,有岿然不动之气势。 
 
从2005年开始,根据新时代对僧伽教育的新要求,立足于普寿寺的实际情况,我们规划了“三加一”僧伽教育工程:“三”是指三个组织:普寿寺、大乘寺、菩提爱心协会;“一”是指爱心协会承办的一个慈善事业——清泰老人赡养园。此工程的总体框架是:五台山普寿寺——修道基地;榆次大乘寺(普寿寺的下院)——教育基地;菩提爱心协会——佛法弘扬基地;清泰安养园——爱心协会承办的慈善事业(养老院)。    

总之,普寿寺作为修道基地:教理上——研修华严;行持上——尊奉戒律;归宿上——求生净土。三宗齐下,贯穿于菩提道次第的教授,导归极乐。  

联系方式  
地址:山西省五台山台怀镇东庄村  
电话:0350-6545579
五台山普寿寺的女尼们

中国人民大学宗教系 张雪松

  我的专业本是基督教,不过佛寺去过不少。一次有机会拜访北京唯一的女众道场——通教寺。通教寺并不对游人开放,十分清净,给人的感觉极好。特别引起我注意还有一点,就是那里的比丘尼师傅总是不断地提起五台山普寿寺——目前中国最大的比丘尼道场,以及普寿寺已故的通愿老法师。可以说普寿寺虽未谋面,但自己便已对那里产生亲切感。说来也是机缘巧合,拜访完通教寺不到半年,便通过北大禅学社的关系,参加了为期一周的“普寿寺清凉学子联谊”活动。
   华严为宗
   经过了一夜的颠簸,清晨赶到了五台山普寿寺。一下车,便来到寺内的五观堂前等候过早堂(吃饭)。五观堂前地势十分开阔,正好坐落在菩萨顶和黛罗顶之间的谷地。这种两山夹一谷的地势,正仿佛一只正好展翅高飞的大鹏,十分有气势!当时还不到六点,太阳已经开始出生,但被东边的群峰当住,不过在谷地东、西两侧的山顶上,都已可见太阳的金色的光辉。早有耳闻,普寿寺以“华严为宗”,眼前的情景不仅让人想起五时判教:日出先照高山,后照深谷,再照平原……即是说佛陀成道后,先说《华严宗》,但因为此经甚高妙,大众无法理解,于是佛陀开始讲小乘《阿含经》,等人们有了些根基后再讲大乘般若、涅盘诸经。以眼前的壮丽景色来看,普寿寺真是处于在一块风水宝地上,诸法实相,处处都可以借景抒情,应机说法。
   戒律为行
   普寿寺的老方丈通愿法师,系出名门、名校,是民国以来著名的比丘尼。不过“僧不问乡,道不问岁”,以往并没有太多地留意通愿老法师的生平,但她是近代律宗重要人物却是知道的。普寿寺也不愧是以“戒律为行”,这里的比丘尼师傅各个平安喜乐,法相庄严。
   六点钟,过早堂的梆子响了,各位比丘尼师傅整齐地排好队伍,顺次进堂,有条不紊。在师傅后面,我们也进了五观堂,吃了一顿非常好的早餐。
   后来法师教我们在寺妙里的各种礼仪规矩,正面阐述完,她总爱说:其实这也很科学,若不这样,就会造成如何如何的混乱。我们同去的许多学员,觉得这很像军训,但我却不以为意。因为这些戒律规矩,不仅“科学”,而且还美。举个小例子来说:每次是吃完饭,磬声一响,各位比丘尼师傅便坐在坐位上,用小刷子幽雅地刷起钵和筷子、汤匙。刷干净后,用毛巾将它们擦拭干净后,将筷子和汤匙顺次斜放在钵内,再用毛巾将它们整个盖住,样子就像一张十分舒适的躺椅。然后隔着毛巾在钵上再放上碗垫,俨然一个铺了厚厚垫子的躺椅,美观大方。望着这一排排的“躺椅”,是那么地叫惹人喜爱。
   净土为归
   普寿寺的比丘尼师傅还教我们唱《五台山歌》,最后两句让我特别有感觉:“拍手呵呵,不知几世修得住清凉;稽首文殊,不知几时心地得清凉。”
   其实我们最终要达到的无非是自己内心的清凉而已,无论修什么,怎样修,最终都是要我心的自在,这便是净土了!
   普寿寺中的黑板报中抄录了去年高考满分作文诗《选择》,最后一段是:
   人生,是一篇做不完的选择题,
   向前?向后?往左?往右?
   如果你已迷失方向,瞧瞧你心灵中
   的真、善、美吧,
   那,就是你的答案。
   二、梦参及诸位法师
   到普寿寺的当天是农历六月十九日,正好是观音菩萨成道日,上午参见了“大悲忏”,磕了上百个头。后来台湾来的见宏法师又教授“念佛”,口颂了上千声佛号。在普寿寺的日子,主要就是参禅问道了。一次听到一句话,很感动:前世五百次的回头,才有今生的擦肩而过。觉得这句话,写进情书中效果极佳;尤其若在失恋时,说上这么一句,绝对有感觉!
   总之,相见就是有缘。而诸多开示的法师中,还有缘数次见到梦参老法师。梦参老法师现在已有九十四岁高龄(实际为九十岁,因为受具足戒要求二十岁,当时他只有十六岁,就向几个师傅借了四岁),曾在近代著名高僧慈航、虚云、弘一等人门下参学。他有一次专门讲述他的学佛经历。他13岁离家出走,在现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地区做铁路警察,14岁时枪杀一人,因年龄太小被释放,后进张学良创办的东北讲武堂学习。因日本入侵东北,东北讲武堂合并入黄浦军校,梦参老法师本应为黄浦第八期学员,但他因做一梦,在北京决意出家,时年十六岁。受具足戒后,他又做一梦,于是动身去九华山。因无钱,搭乘军车南下。在九华山又做一梦,于是又去福建慈航门下学习。从九华山到上海是搭乘黄金荣、杜月笙等上海大亨的包船。在福建学习数年后又北上青岛,在青岛与弘一法师亲近半年有余。七七事变后,梦参老法师又冒充藏人,经香港取道印度前往西藏。因香港一位银行家居士,给梦参老法师空白支票任他填写使用,所以他在印度旅游以及在西藏十年期间甚为阔绰。但因为这十年享福享多了,接下来就做了三十三牢。出狱后在中国佛学院等地讲学。
   梦参老法师的经历颇多传奇色彩,从中也向我们展示出世事无常,当初他来北京的时候是民国二十年,那时的北京只有二十七万人口,而现在呢;他去印度时,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还是一个国家;他第一次朝五台山的时候,进山雇毛驴要走一个星期……过得太久,见得太多,就不会太执着于眼前,把暂时当永恒。
   梦参老法师还提到,有位居士给他讲,自己十分疼爱的四岁大的小儿子死了,特别难过。梦参老法师对那人说:不必难过,那是你上辈子欠他那么多,这辈子他变作你的儿子向你讨债来了;现在你的债还完了,他也该走了。你若欠他更多,他还会呆的时间更长,八岁、十岁再死,让你更难受。
   这番话让我想起了香港的一位牧师,他的妻子死了,他对自己的小女儿说,妈妈得了太重的病,我们照顾不了她,所以上帝把她接到天上去照顾她。想来宗教可以让人们有另一种体味来面对苦难。
   这里还想提一句,普寿寺的方丈如瑞法师。以前在网上见过她的介绍性文章,知道她毕业于师大英语系,在太原七中教书,后在五台山旅游,在一个亭子中避雨时,遇到通愿老法师,就此决意出家。这次到了普寿寺,才知道她原来也是一位女中豪杰,文革中也是红小兵,上山下乡。返城时,她不愿受照顾,并对支书说:不是我立志不回城,而是要留下看事不公,坚决与资产阶级法权做斗争,不把人身作商品。临别联谊会上,如瑞法师还朗诵了毛主席诗词“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不过她是为了说明学佛的机会来之不易,大家尽早出家。这次活动结束后,学员中也确有将近二十人皈依三宝;也有女生提出要认真考虑是否出家的问题。
   普寿寺尼众佛学院这里很多的老师和学生,在出家前都有很高的学历,在这里出家的仁明法师,在出家时遭到家里反对,她的爷爷说她出家是“捧着金饭碗讨饭。”这里的一位老师,本是大学中研究佛教的,后来不顾众多教授的反对,还是毅然出家。他出家前在北京的最后一年里,喜欢自己跑到公共汽车总站上车,这样可以占到一个座位,等到行驶途中看到有老人上车后,就将座位让出,自己下车。他乐此不疲,也是一种别样的助人为乐吧。
   若说女生出家,普寿寺确实是一个十分清净的去处,这里管理的理念十分先进。普寿寺是一个新兴寺院,但没有先盖大雄宝殿,用各种神像吸引信众向功德箱里放钱(普寿寺不对外开放,寺院中也没有一个功德箱);而是先盖了据说是亚洲第一的作为教室的大会堂,这里同传统寺院建筑比较,采光很好,而且中西合璧,采用了一些教堂建筑的风格。新建殿堂,音响、投影、录象设备都十分齐全先进,还有专门的网络中心。可以说寺院管理者的观念是与时俱进的。
   三、钻佛母洞与登南台顶
   给善财洞做了几天苦力,我们人大一行五个人,偷得浮生半日闲,去逛了逛黛罗顶和菩萨顶以及周边的寺院。藏庙(黄庙)装饰雕刻十分华丽精美,普仁寺是净土庙宇,也很美观,而五爷庙据说是最为灵验的。路上还见到了所谓的般若泉,“帮助”我们发现它的是两位饭店服务员,两人拿着四个墩布向它走了过去。晚上,大家一起在台怀镇吃夜市。因为这一天大家玩得很开心,所以第二天,大家又相约钻佛母洞与登南台顶。
   第二天,是个雨天,阴雨蒙蒙,时大时小,山中也雾气昭昭,不过山显得十分崔巍,人走在伸身可及的云雾中,确实像前往仙境一般。
   走了一千五百个台阶,来到了佛母洞洞口,大家开始排队等候钻佛母洞。到了这里才知道,到这里等候钻洞的人很多,有时甚至要排五六个小时的队。我们耐心地排在队伍中,正好后面有两个喇嘛,不停地持咒,咒文中有一个卷舌音,十分好听,为我们解除烦闷。特别是队伍中发生争执时,他们这两个喇嘛也不调解劝架,而是将持咒的声音放高,压过人们争吵的声音。
   等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到我们来钻佛母洞了。钻佛母洞的洞口很小,需要伸直双手,侧身使劲挤进洞中,洞亦不大。钻佛母洞,再钻出来,表示一个人投胎并再出生,因此有脱胎换骨的意义。因为有被卡住钻不进去的危险,因此钻洞时十分兴奋。我们一行五人都顺利地钻进又钻出,事后忽然觉得以这种方式摆把子很不错,大家都成了一母所生的兄弟姐妹。
   从佛母洞出来,我们前往南台(五台山其中的一个台子),路比我们想象的要长得多,大约十三华里路。开始走在比较宽的土路上,还可以隐约看见远处的梯田,路上还可以遇见一两放牧的老人家。不久就开始爬山,全是小路,又下着大雨,非常不好走。而且因为下雨的关系,山中起着大雾,能见度很低,超不过五米,根本看不见山顶到底在哪里,只是一路瞎爬。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有遍山各色的野花,在大雨中和我们做伴。我们每个人撑着伞,在时时扑面而过的白色云雾中缓慢前行;知道脚下就是万丈深渊,而向上却看不过五米,不知山顶在哪里,我们将去向何方,真有点风雨飘摇之感,不过想来这正是朝台应有的感觉。爬了将近两个小时,我们终于从后面饶到了雨雾缭绕的南台顶,这里伸手只可依稀看见五指,真是一个似真似幻的神仙境界。
   我们先在一处由桥洞改装的房子(或称窑洞?)中简单吃了点东西,然后朝台。南台上有一座不大的小庙,不过能在这里修建这样一座庙已经不易。据说这里从每年十月到第二年四、五月间都是大雪封山,和尚们需要事先准备好大半年的粮、柴。
   在南台顶游览了大约一个来小时,我们就抓紧时间下山。因为下雨,路很滑,难免有人摔跟头,但摔的人、看的人,都很开心。下山比上山快的多,也从容的多,大家的心情都变得很好,不时停下来观看山景,采摘野花,摄影留念。能有时间闻花香的日子真好!我们还跟山上闲坐的两头牛合影,路上还看见了欢快奔跑的小松鼠。
   同游者:刘建峰、刘克文、刘永斯、孙文涓,是为记。

 
 

 

 
佛教音乐·百度站内搜索
分享到: 更多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本站不从事或参与任何经营活动
2003-2014 Copyrights reserved 站长信箱: yjp990@163.com
愿此大悲音声,遍布世间,凡有闻者,悉不退转,究竟彼岸。